何淼:更想做灾后重建的英雄
更新时间: 2019-06-08

  “你那一寸长的胡子什么时候刮掉的?”5月5日见到四川省都江堰市检察院检察长何淼时,记者问。

  初见何淼,是在2008年5月17日,都江堰市中医院救援现场,当时的他蓬头垢面,双眼充血,还胡子拉碴,别人问他需要什么?他一律回答:来根烟吧。

  事后得知,他在那里连续奋战了6天5夜,在他指挥下,那次救援共解救受困群众46人,从垮塌的废墟中救出幸存者9名,寻找出遇难者159名。

  紧接着,按照市抗震救灾指挥部的安排,何淼于5月18日率领20名干警,冒着飞石滚落、道路塌陷等险情,马不停蹄地奔赴与震中映秀镇仅一山之隔的龙池镇,实施抢险救灾。

  因表现突出,何淼被最高人民检察院授予“检察系统抗震救灾英雄”称号。如今提及此殊荣,何淼还有些腼腆,他说:“我更想做灾后重建的英雄。”

  如果他的愿望最终能够实现,那么时间应该追溯到2008年5月21日,起因在一定程度上也与他的胡子有关。

  当时他的胡子已经长到了一寸长,加上衣服皱皱巴巴、面容焦虑,“已经活脱脱地像个刚从山里被解救出来的受灾群众”;这引起了“偷偷”跑去龙池镇查看原有投资项目情况的一名外国经理的好奇,他悄悄问随行的翻译:“看那个胸前挂着牌子的人总是忙忙碌碌的,到底是干嘛的?”

  “他叫何淼,是龙池镇抗震救灾指挥长。”翻译找人了解后对经理说。“是这个镇里的官员吗?”经理在远处上下打量着何淼。“是都江堰市检察院检察长,相当于副市长级官员。”翻译说。

  经理有些无法相信,他亲自找了一些志愿者和当地村民打听:你见过那人(何淼)吗?他在这儿都做了些什么?回答是相同的:什么都干,通公路、挖尸体、抬伤员……

  听罢,经理走到何淼面前,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说:“有你这样的优秀干部,我相信灾后重建肯定没有问题,将来我还来这里投资!”

  5月5日下午,记者打算在检察院临时办公楼(市法院原来的仓库)前给何淼拍张照片,他特意去屋里打好领带、穿上整洁的制服,容光焕发地站在那里。

  他笑着摆摆手说:“要注意形象。”形象,其实是何淼极为注重的,也是记者与他接触中听他说得最多的词汇。

  汶川地震发生后10分钟,何淼率领30多名干警赶到市委指挥部,领导说:赶紧去协助公安部门维持秩序。何淼扭头对身后的办公室主任说:“所有干警集合报到,缺席者一律秋后算账!”当时他也清楚,干警们都在为亲人、家庭的受灾情况担忧,“但在危急时刻,舍小家顾大家是检察干警应有的素质和责任”。

  在龙池镇抗震救灾时,他总是走在最前面,最危险的地方他总是第一个上去——他要顾及自己作为单位领导的形象;村里有干部从废墟中挖出席梦思和蚊帐给他晚上用,他坚决不要,实在推托不了,他就晚上回都江堰,第二天一早再来——他要顾及自己作为市里干部的形象。“自己的一言一行,百姓和下属都看在眼里”。

  2008年7月,最高人民检察院援助都江堰市检察院的板房材料顺利到达,干警们及其家属一片欣喜——终于可以摆脱那个让人热得无法入睡的帐篷了;但翘首以待却换来了无尽的等待,何淼决定暂缓搭建板房,而且一缓就是近3个月。检察院成为全市最后一个入住板房的机关单位。

  何淼说他需要等待,“当时周围还有很多老百姓住帐篷甚至无家可归,我们要是比他们更早地住进板房,老百姓会说:你看那些‘衙门’的人都住板房了,说为民服务都是假的”。他不能让检察院乃至党和政府的形象因此受损。

  后来,干警们慢慢地理解了他,他们发现,这个身体发胖也爱出汗的检察长没回一次成都的家,也每天住在帐篷,并且坚守到了最后。

  地震后,何淼的行为举止变得有些让人捉摸不透——因为上任检察长第一天下午便发生了大地震,很多朋友就对何淼开起了这样的玩笑:“你来都江堰也就罢了,何必整出这么大的动静呢。”通常,他都以自嘲的方式回应:“差点以另一种方式出名,成为全国第一个上任当天就遇难的‘最倒霉检察长’。”尔后,报以爽朗的笑声。

  更多时候,何淼都以上述轻松和愉悦的面容出现;但也有这样的情况:和朋友们一起吃饭,大家聊得好好的,他突然沉默不语了,众人尚未回过神来,他已是泪流满面,然后,一个人默默地回家。

  “那些被我挖出来的遇难者,他们的模样和摆放的位置在我脑海里是那样的清晰。”他说,别人一个不经意的言语就能勾起这样的回忆。

  当然,他的脆弱不会在干警们面前表现,在他们面前,他总有一副军人家庭的“后遗症”:刚强而不失坚韧。唯一表现得有些另类,他固执地认为检察院内的一棵2层楼高的银杏树很有灵气。他决定对银杏树好生伺候,将来新检察院建成后再把它栽到院里。

  其实,何淼很明白自己的这些变化,“心灵的创伤,很多经历了大地震的人都会有”。也正因为此,他对干警们的心灵康复极为关注——本次地震中,都江堰市检察院8名干警房屋倒坍、31名干警房屋严重破坏;4名干警亲属遇难身亡、6名干警亲属受伤。“一些干警很难承受这一夜的巨变。”

  曾经,何淼一连组织召开了11个晚上的党委会议,最晚的一次开到了凌晨2点,“就是要全面了解干警的情况,他们的心里在想些什么?现在希望领导做些什么?好对症下药,尽早抚平创伤,使他们重新树立信心”。

  在这方面,他事无巨细。有干警的妻子在地震后高位截肢,他一次次地跑到其原先的单位协商,希望对方可以重新安排个工作;有干警生病了,他通过各种关系联系好医院,尽快做了手术……

  汶川地震发生后,“检察院应该做些什么,能够做些什么”成为何淼时时考虑的问题。

  从普通干警到成都市检察院公诉处副处长、处长,再到都江堰市检察院检察长,每次上任前领导找他谈话,何淼都以四个字表决心:履职到位。

  2008年5月15日,都江堰市检察院的侦监部门最先恢复工作,在没有办公地点的情况下,他们在市公安局的法制科摆了张桌子,放了块牌子,老百姓最熟悉的一项职能“审查批捕、决定逮捕”正式运转;截至到当月底,办理批捕案件29件43人。

  说起利用有限的人力,如此快地恢复办案,何淼认为:“当时主要考虑到了一个‘稳’字。在一片混乱的局面下,本能的反应就是有人会浑水摸鱼,影响到社会治安;因此,检察院和公安部门专门研究达成共识:必须严惩灾后,对案件进行快速及时批捕。”

  之后,在何淼的领导下,市检察院的各项职能全面恢复;当大量救援物资涌入时,检察院主动介入其发放全过程,要求发放物资必须都有清单和进行公示,“在当时的情况下,哪怕谁多得一瓶矿泉水都可能引起争议,甚至导致群体性事件”,何淼有时甚至还“吓唬”一些干部:都知道我是干嘛的吧?想在我眼皮底下贪污挪用的话……

  现在,灾后重建已全面展开,“目前都江堰市的重建资金达到了200亿元左右,这么多钱如何保证其安全,预防职务犯罪的发生,成为我们工作的重点”。

  何淼和他的干警们又一刻不停地行动了起来——编撰预防职务犯罪的宣传册用于发放、组织村干部参加相关培训、建立乡镇检察工作点、介入监督工程建设……

  5月5日,何淼陪同记者到市检察院的原址和今后重建的新址处看了看,在两块绿地前,何淼久久凝望,“都江堰市检察院在我上任第一天就倒下了,现在她正在重新站立起来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