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岛曾有八大茶庄(组图)
更新时间: 2019-06-12

  说了热闹的茶楼,接下来不得不提到茶庄。老青岛曾经有“八大金刚”,指的就是八大茶庄,它们影响和控制着整个茶叶市场。如今,这些老茶庄绝大多数销声匿迹,唯独瑞芬茶庄、福生德茶庄以及大陆茶庄坚挺着。不管外面世界如何变化,它们始终保持自己古香古色的味道。

  走进这些老茶庄记者也听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,想进茶庄当伙计可不是件容易的事,168图库助手,不仅要会选茶、看茶,还得一律剃光头,防止头发掉进茶中。

  一提茶叶,青岛著名文史专家王铎首先想到中山路,“因为茶叶给中山路带来了许多热闹,让这条街兴旺发达。过去中山路上的茶叶店非常多,而且有些很有名气。”老青岛曾经有“八大金刚”,这“八大金刚”指的就是上世纪50年代的八大茶庄,它们影响和控制着整个茶叶市场。具体有:市南区的瑞芬茶庄、泉祥茶庄、福生德茶庄,台西(西镇)的黄山茶庄、原市北区的元祥茶庄、台东的大陆茶庄、四方的联众茶庄和沧口的华一茶庄。而这其中能称之为老大的非瑞芬茶庄莫属,它可是历史最久远、茶叶品种最多、名气最大的茶叶专卖店。

  在进入瑞芬茶庄之前,我们先说说它的创办人之一金云筝先生,传说他是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宗亲。那为什么姓金不姓刘呢?这件事情刘杰会告诉大家答案。

  西汉末年,丞相王莽篡权自己当了皇帝,建立新莽王朝。各路英雄纷纷起兵征讨,其中刘秀的军队最有势力,一路所向披靡,给新莽政权造成很大威胁。王莽害怕了,下了一道诛杀令:凡天下刘姓九族宗亲者,杀!无数刘氏宗亲成了刀下冤魂,不过有一支宗亲有幸逃了出来,亡命江南,为了逃避王莽追杀,他们决定改姓为金。刘杰解释:“繁体的刘字,由卯金刀三部分组成,他们除去了卯和刀,从此为金。同时定下规矩,这个嫡系的后人活着时姓金,死后得归祖姓刘。”金云筝便是这支宗亲的后人,也是最早进入青岛的浙江籍金姓汉人。德国强占青岛后,他在鲍岛(今四方路)与人合股开办了瑞芬茶庄,主要经销闽浙一带高低档茶叶。

  当然,一个外地茶商要在青岛港站稳脚跟也不是件容易的事,除了要应对那时的官宦,还得忍受地痞的骚扰。金云筝忍得了,他的儿子可不是好惹的。那时小鲍岛有个外号叫“镇鲍岛”的地头蛇专门欺负外来客商。1930年的深秋,他们到瑞芬茶庄闹事,堵在门口不让人进店买茶,金云筝正要给他们拿银子,小儿子回来了。轻轻一踢,就断了“镇鲍岛”三根肋骨,从此瑞芬茶庄的名气便被传开了,“活金死刘”这个金姓也在青岛扎下了根。

  如今,四方路上,瑞芬茶庄依然存在,一片闹市中,这个古老的门面显得静谧、安详,门匾上的四个大字是著名书法家、清末军机大臣吴郁生所题,属于门店的“金字招牌”。

  二十几平方米的面积,柜台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茶叶,花茶、绿茶、红茶、白茶等应有尽有。只是让记者没想到的是,这家上百年的茶庄负责人曹经理竟然是位80后美女,她告诉记者,自己本来在国外留学,后来发现这里不仅仅是很多老青岛人的记忆,更代表着一份历史传承,所以从家族手中接过重任,要把这个老字号好好经营下去。

  虽然有80后超前的经营理念,但对于选茶、看茶她还是显得经验不足。所以目前茶庄进货都由茶庄原经理曹允荣把关,今年58岁的他在瑞芬茶庄已经工作了40余年,是目前岛城最有资历的看茶品茶专家。“我1975年进入瑞芬,那时正是计划经济,每个人买茶叶是受限的,一次只能买一点,当时茶庄有四五十种茶叶,算是最多的了。”现在瑞芬茶庄仍然有300多种茶叶,保持着岛城茶庄茶叶最全的纪录,这些琳琅满目的茶叶售价从20元到12800元不等。曹经理说:“20元一斤的是茉莉花茶,很多老主顾都来找它。”

  在福生德茶庄(与瑞芬茶庄同属青岛海滨东方茶叶有限公司)挂着一副对联:“洞庭碧螺朱兰贡尖,西湖龙井茉莉大方”,上了年纪的人一看就懂,这上面的茶叶名字便是当时最受欢迎的几种茶,青岛人爱上喝茶其实是从茉莉花茶开始的。

  不过,就算是喝了一辈子茉莉花茶的人可能也不知道,这茶究竟是怎么生产出来的。曹允荣在这方面最有发言权,他曾经每年都要到南方亲手摘茶摘花。“瑞芬茶庄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有自己的种植基地,其中主要以福建为主,每年的五六月份我就会到那里,先采集茶胚,将茶胚运到茉莉花种植地。满山的茉莉花,香味扑鼻,但要采集可就得遭罪了。”原来,7月份是茉莉花盛开的季节,顶着三四十摄氏度的高温,忍受着满山的蚊虫叮咬,在天不亮时就得在山上等着茉莉花开。曹允荣说:“茉莉花稍微开口时的香味最纯正,错过就不好了。”将采集回来的茉莉花和茶胚按照一定比例放在一起,行业内将这一过程称为“窨”,好的茉莉花茶要窨6遍,才能达到外香内香的完美结合。窨好的茉莉花茶被装入木头箱子运到青岛。

  王铎还告诉记者:“因为对茉莉花茶情有独钟,那个时代很多人给孩子起名往往喜欢带个莉字或兰字,我身边的不少玩伴中有些是女孩子,她们的名字就是这样的。”茉莉花茶不仅成为老青岛人的记忆,更是那个时代的特色。

  在台东商圈一个安静的角落里,72岁的大陆茶庄也以自己独有的方式等待着它的老顾客。外面是典型的欧式建筑风格,进入里面一股中国古典风韵扑面而来。这里的摆设乍一看更像是中药铺,一个个木头盒装着各种茶叶,有200多种。这个老字号曾经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也创下过奇迹,当时社会上流传着一个响亮的口号:“买茶叶到大陆茶庄,洗澡到天德塘。”那时青岛的电梯比较少,到天德塘可以乘坐电梯,而大陆茶庄以品种多、质量好、价格公道赢得青睐。

  除了瑞芬、福生德和大陆茶庄,还有个泉祥茶庄不得不提,虽然它已销声匿迹,但在当时带来的影响却是深远的,它的创始人就是曾经北方最大的商业集团孟氏企业。在鲁海先生的《青岛思往录》书中这样写道:“青岛建埠之后,孟氏家族立即赶来开拓这处新的市场,在青岛开设了谦祥益、瑞蚨祥、泉祥茶庄三家商店。对待普通市民,除保证货真、无伪劣外,标榜童叟无欺,言不二价”除了这些,当时茶庄负责人孟雒川还定下个规矩,给有钱人制作折子,这个折子在孟氏的企业可以通用,允许他们赊账,有什么需要还可以送货上门,这种超前的销售理念,让泉祥茶庄迅速站稳脚跟。

  在茶叶发展的高峰期,茶庄成为高收入行业,不少人争抢着进来,因为就算在这当学徒,生活也比在自己家要好很多。比如吃饭,一般八个人一桌,四菜一汤,馒头管饱,一星期洗一次澡。如果有人想回老家探亲,茶庄还会发路费,给老人买好点心,这些措施用现在的话说叫“人性化管理”。不过仁道归仁道,茶庄可不会惯伙计,工作上各种规章制度也是相当严苛,一旦触及红线,不好意思,打包走人。茶叶脆弱最容易串味,所以进入茶庄最重要的一点是:伙计不准吃大葱、大蒜等有异味的食物。为避免有头发掉入茶叶,一律剃光头,穿长衫。这样的场景想来也颇有意思,不过剃光头的规定之后就没有了,而是改成了戴帽子。

  采访中,不管在瑞芬茶庄还是大陆茶庄,大家都会反复讲到同一个场景:看到老顾客在这买到自己想要的茶叶,特别开心。这些老顾客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,喝惯了这些老茶庄的茶叶,一辈子就没换过。就像瑞芬茶庄曹经理说的:“其实在现在这种高物价下,20元一斤的茉莉花茶早就已经不赢利了,但为了这些老顾客,这些年来我们从未间断供应。有些老顾客年纪大了,就让孩子来替他买,孩子也五六十岁了。前几天来了个年轻的顾客说,家里老人要茉莉花茶他工作忙就从别的茶叶店买了点回去,结果老爷子一尝不是那个味道,一看也不是茶庄的袋子,他又专门过来一趟。”

  作为青岛的老字号,这几家仅存的茶庄已经不仅仅是一桩生意,更多是为了回忆和纪念。但瑞芬茶庄和大陆茶庄都已被列入政府拆迁计划,记者前去大陆茶庄采访时,工作人员告知:“这些天,经理一直忙着找新的地方,这么多年的老店就要被拆了,心里舍不得。”除了他们,香港管家婆马报,同样心疼的还有习惯前去寻找味道的那些老顾客们。

  等瑞芬茶庄找到新地方重新开业,58岁的曹允荣说了,他得抓紧时间收几个徒弟,不然这些看茶品茶的本事真要失传了。这是他的心里话,也是他最担心的事情,40多年的从业经历让他练就了一身绝活,只要眼睛看一看、舌头尝一尝就能知道这些茶属于春夏秋哪一季,就能分辨出这些花茶曾经被窨过几遍“2000年的时候我曾经招过十几个徒弟,但做茶叶这一行太累,尤其是白天黑夜的去采茶看茶,又累又孤独,很多人熬不住都走了。”现在,曹允荣要正式收徒传艺,不在乎你什么学历、来自何方,只要内心喜欢喝茶、有悟性,并且能吃苦就行。但曹允荣也说了:“得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,姑娘是干不了这一行的。”

  采访最后,曹允荣还教给记者几个喝茶的方法,与大家分享:老年人适合喝花茶,年轻人适合喝铁观音、绿茶和红茶,胃不好的人绝对不能喝绿茶。喝花茶时要用100℃的水,喝绿茶用85℃的水,冲泡绿茶时不能盖盖,否则茶叶就被“烫熟了”,尤其是现在的新茶,应特别注意。不管是哪一种茶,在喝之前最好养成洗茶的习惯。刚吃完鱼半小时内不能喝绿茶,否则会有恶心感,牙疼时喝普洱茶可缓解疼痛。